【四川葬礼视频完整版】四川葬礼上的职业哭丧人 揭秘职业哭丧人的哭丧生涯

来源:职业培训 发布时间:2019-02-12 点击:

 现在的社会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,不仅出现了专业的医闹,还出现了葬礼上的职业哭丧人,而且雇佣金还不低呢。如今有钱能使鬼推磨,可是有些事情是不能用钱来解决的,即使用钱可以请到这些人,但是你用钱表达不了你对亲人逝去的悲伤。哭丧是寄托亲人去世的哀思的一种方式,小编实在是不懂用钱雇佣他人来给自己的亲人哭丧是怎么想的。。。

四川葬礼上的职业哭丧人 揭秘职业哭丧人的哭丧生涯

  四川葬礼上的职业哭丧人

  陈继英(音)跪在一位74岁老妇遗体前,手拿麦克风,向周围的人哭诉这位已故老妇的艰难岁月,那时中国农民生活极其贫困,要把5个孩子拉扯大,实属不易。

四川葬礼上的职业哭丧人 揭秘职业哭丧人的哭丧生涯

  陈继英言辞悲痛,触人心弦,一同跪在旁边的14位亲戚中,多人纷纷落泪。

  陈爬到逝者脚前,细看之下,你会发现陈的眼中并无泪水。

  陈继英是个职业哭丧人,家住四川省郫县的另一个村子,靠替人家哭丧赚钱。在四川农村,哭丧(中国丧葬礼俗)带头人往往会获得一定报酬,这已成为一种传统。

  陈继英通常是受雇于死者家属,并于丧礼两小时前抵达死者家中,并会详细询问死者生平事迹。

  了解完死者信息之后,陈继英表现得如同逝者子女一般,称其为父亲或母亲,哭泣着复述其生平事迹。这个地方的老辈人,在早年都过过一段苦日子。陈声泪俱下,讲述死者生前的艰辛,使得亲友无不为之动容,悲痛不已。

  一年里有320天,陈继英都在做替人哭丧的活儿。

四川葬礼上的职业哭丧人 揭秘职业哭丧人的哭丧生涯

  据该县开殡葬公司的中年男子陈超清(音)透露,40分钟哭丧的报酬是830元。

  许多当地农村人都指责这样的行为,称陈继英对逝者并无真情实感。陈继英本人也说,自己每天为毫不相干的人哭丧主要是为了赚钱养家。但她强调自己很多时候会被逝者亲友触动,内心确实很难过。

  3个月前,四川成都郊区,一位八旬老人去世,她的儿子在葬礼上悲痛不已,满地打滚。“他的悲痛伤心触动了我,那时候我是真心实意的。”陈继英说,“后来我的哭声又传染到其他亲友,他们也都哭咽不止。”

  陈继英出生在毗邻郫县的彭州的一个农村家庭,她从事哭丧这一职业也纯属偶然。

  她18岁高中毕业时,同村的一个邻居去世了。那个时候是要请人举行丧礼歌舞仪式的。在丧礼上唱歌的人能得到五块钱外加一顿饭作为报酬。陈说:“我当时很羡慕那些人,不但能赚钱,还能白吃白喝。”

  陈继英从小就擅长唱歌,因此也想学人家在丧礼上唱歌。丧礼负责人同意让她试试,后来发现她确实唱得不错。陈继英说:“那个人再次让我到丧礼上唱的时候,我就开始成为一名职业哭丧人了。”

  陈继英的老公从事家庭装潢,20岁的女儿毕业于技术学校,现在也在做哭丧的活儿。

四川葬礼上的职业哭丧人 揭秘职业哭丧人的哭丧生涯

  陈继英称她们哭丧者的工作是有实际价值的

 郫县友爱村的一位老农民赵卓祥(音)认为,他们这些人的工作意义重大。

  赵卓祥称,上了年纪的当地人都很尊敬像陈这样的帮哭,管她们叫“老师”,四川人都是这么称呼他们敬重的人。

  然而,许多年轻一辈的都觉得这样的工作难为情,很少有人提及要从事哭丧这一工作,当然也鲜有人敬重这份工作。

  陈超清称,郫县人口超过50万,从事哭丧者屈指可数,这也正是为何这些人都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然而,无论是陈超清还是陈继英,谁也不好说30年后是否还有人从事哭丧的工作。

  揭秘职业哭丧人的哭丧生涯!

  4月2日,是清明小长假的第一天,不少人已经外出踏青、祭祀先祖。

四川葬礼上的职业哭丧人 揭秘职业哭丧人的哭丧生涯

  在成都华阳,42岁的金桂花(化名)却一脸疲态,没有心思外出。就在前一天晚上,她才替一户人家哭丧。现在,她的声音已经明显沙哑。

  不过,这场声泪俱下的嚎啕大哭,带给她的回报是120元。“哭丧的价格随缘,死者的家属愿意给多少就多少。”

  金桂花从事职业哭丧,至今已有19个年头。

  替人哭丧至今已有19年

  金桂花是农村长大的孩子,虽然只有中学毕业的学历,却一直酷爱文艺表演。她的丈夫也是文艺爱好者,擅长乐器表演。

四川葬礼上的职业哭丧人 揭秘职业哭丧人的哭丧生涯

  19年前,丈夫的父亲去世。按照当地的习俗,家属们办丧事时花了大价钱请来当地一支乐队来完成丧礼。受此启发,夫妻俩也萌生了组建乐队的想法,“凭借咱俩的演唱和吹奏实力,成立这样一支乐队,肯定能挣钱养家。”

  丧事操办完后,两人找来一帮能歌善舞的朋友,成立“狂潮乐队”,操办婚嫁、丧葬等红白喜事。

  由于金桂花天生一副好嗓音,加上模仿能力强,很快就能融入角色。

  不过,第一次去哭丧,金桂花才23岁。站在灵堂前看着陌生的遗像,她还是有些紧张、害怕。“毕竟是女生,胆小,怕死人,怕黑。”但是想到要赚钱养家,她还是硬着头皮开始哭丧。

  这一哭,就是19年。如今她已42岁。她的女儿已21岁,在一家婚庆公司工作。

  哭是技术声泪俱下唱念悼词“哭丧,要带入真情实感,才有感染力。”金桂花说,哭丧并非人们所想象那般容易,也是有很多讲究的。

  哭的情况大概分三种:有泪有声谓之“哭”、有泪无声谓之“泣”、无泪有声谓之“嚎”。

  每次哭丧,金桂花不仅要声泪俱下,还要高声唱念悼词。记者曾亲眼目睹过金桂花的哭丧场景。

  一袭白色丧衣、头挽古典发髻、略施粉黛,灵堂前的金桂花宛若戏剧舞台上的小旦。待司仪宣布葬礼开始,唢呐锣鼓奏起哀乐,金桂花跪倒在逝者遗像前,手执话筒高声唱念——“儿女们跪灵前,独自悲伤,只说是同福享,万不料丢儿女尽往西归……”随即嚎啕大哭。只见她时唱时哭,时立时跪,哀唱声令闻者无不落泪。

  接着,乐队奏响《白毛女》喜儿哭爹的前奏曲——“霎时间,天昏地又暗……”金桂花凄厉一声放腔,将悲伤气氛再次推向高潮,逝者亲属们顿时悲从心来,呜呜恸哭。

  长期流泪她曾患高度近视

  据金桂花讲述,哭丧内容主要分为三部分:一是死者生前抚养子女的艰辛,二是表达子女的伤心悲痛,三是祝愿死者一路走好,并保佑子孙后代。

四川葬礼上的职业哭丧人 揭秘职业哭丧人的哭丧生涯

  “我从来都是真流眼泪,把自己的情感带入。”金桂花说,为了更加融入角色,她会在前期详细了解逝者的生平经历,并贯穿到唱词里。“把自己当成老人家的后人,想起逝者生前经历了这么多磨难,情绪自然就上来了。”

  然而,由于在烟熏火燎中长期流泪,金桂花曾经几乎“哭瞎”了。2010年前后,她的视力明显下降,成了深度近视,不得不去医院进行了手术。手术后虽有好转,但是视力再也不如从前。
金桂花一天最多只接一场活,“不然,身体实在受不了。”

  长期沉浸在悲伤哀乐中,会不会抑郁?金桂花说,入行这么多年,她已经学会了控制情绪。“我就把这当成一份工作,工作和生活要分开,不能影响到自己的正常生活。”

  竞争激烈收入完全“随缘”

  在金桂花看来,多久能“哭一回”是不定的,“这得靠缘分”。但是,她也能明显感到,来找自己哭丧的人逐年减少。

  早在2010年前后,找金桂花哭丧的人挺多,“那时一个月,能哭十几二十次。”而现在,每个月大约只有一两次。“以前做这行的人少,找我的人自然多;现在这行的人越来越多,竞争很激烈。”据她讲,仅华阳一带,就有至少20名职业哭丧人。

  哭丧的收入也没有严格要求,“都是随缘,看逝者家属愿意给多少就是多少。”金桂花说,家属会给她封一个红包作为回报,红包从100甚至上千不等。

  金桂花介绍,找她哭丧的人,多是来自农村或郊区。“城区的人很少找我哭丧,他们不重视这种形式。”

  对于这份职业,她觉得没有什么不光彩的,甚至觉得“很高尚”。

  “现在只有老一辈的人才会哭灵,年轻人都不懂这些老习俗。现代人感情压抑,在灵堂前哭不出来,把悲伤都憋在心里。我引导大家的情绪,让他们哭出声来,发泄情绪,也是减轻他们的悲痛。”

  金桂花说,这份职业她会一直从事下去。


上一篇:德国经济现状|德国经济秘密武器:崇尚工匠精神的职业教育
下一篇:自主招生有什么学校_上海中职学校自主招生随迁子女办法
推荐内容

Copyright @ 2013 - 2018 234考试网 All Rights Reserved

234考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605803号